app香蕉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清新萌妹子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言还没有醒过来。

曾经还有一例脑死亡生还的病例,但最后的结果是,一辈子躺在床上,成了植物人。

……

季亦诺紧紧的握住苏言的手,感受着他掌心里淡暖的温度,眸底蕴满的水光更加温柔。

“萧叔,我不着急的,我会一直等他。”她转眸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萧锦棠。

能够“死而复生”,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了,他都没有丢下她离开,她总要更耐心一些,她会一直等着他,等他回到她身边,哪怕真的等上一辈子,她也心甘情愿。

萧锦棠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,却更疼惜眼前的女孩,忍不住扶额使劲揉了揉眉心,叹了一口气儿。

这群孩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!!

“萧叔,我没事的。”季亦诺眸光闪了闪,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。

……

这次她说的没事,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勉强。

她已经经历了大悲大喜,原本做好了和他一起离开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能够“失而复得”,虽然终是有一些遗憾和欠缺,但只要大喵喵还活着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苏言的男人,陪着她一同呼吸,一同心跳,她就很满足了。

这份感动而幸运的心境,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,还有他。

季亦诺又低下眸,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睡颜淡然,完美的五官精致分明,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却丝毫盖不住他眉宇间的迷人气质,让她根本没办法移开视线。

她唇角的笑意都从眼睛里漫出来,在和他握紧的手掌心里调皮的抠了两下,

“大喵喵,谢谢回来。”

……

又过了三天,苏言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除了还未清醒,所有的身体机能都恢复到正常了。

季亦诺说想要回意大利,大家也全都赞同,如今都快五月份了,罗马早就已经春暖花开,可这座北国的城市还冷得不行,气候也是很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的。

季三少果断迅速安排自家的私人豪华飞机,直接抬着担架上的苏言,一起上了飞机。

出发之前,季亦诺给圣诞村的汉斯夫妇打了一通电话告别,很快就通了,是汉斯太太接的,一听到季亦诺的声音,电话那头儿的老太太激动得直接欢呼起来了。

“小诺,和索亚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吗?!”老太太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前几天季亦承就派人去村子里谢过两位老人对他们家妹妹的照顾了,也把诺小诺无恙的消息带给他们。

……

季亦诺眼圈泛红,很感动,能够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对老头老太太,“嗯,我们都没事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,又很虔诚的祈祷,“上帝保佑们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

“谢谢,汉斯太太,还有汉斯先生。”

老太太笑着说不用谢,老太太并不知道诺小诺和苏言之间的事情,以为两个孩子都没事了,语气也随之轻松了起来,很欢乐的关切问,

“小诺,和索亚在一起了吗?我一直都觉得们很般配的哦,相信老太太的眼光,索亚一定能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孩。”